•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星光璀璨,星空更浩渺——評王凱中篇小說《星光》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孟繁華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1-08-07 00:07

    星光璀璨,星空更浩渺

    ——評王凱中篇小說《星光》

    ■孟繁華

    王凱的小說辨識度極強,那是來自軍營連隊的氣息和氣質,表面粗糲、狂野,更有英雄血性和情深意長如影隨形。王凱的文學收獲,使他成為“新生代”軍旅作家的代表,尤其他的中篇小說《沙漠里的葉綠素》《藍色沙漠》《導彈和向日葵》《換防》《沉默的中士》等,在文學界和批評界都有非常高的評價。他的產量未必很高,但幾乎每一部作品的發表,都會引起關注,足可見其文學抱負和敘事能力的不同凡響。

    王凱的中篇小說新作《星光》(《十月》2021年第3期),書寫的是和平時期的軍營生活,塑造了參謀古玉、處長馬書南、干事常寧寧和士兵劉寶平等血肉豐滿、情感豐盈的軍人形象。軍營生活整齊劃一、秩序井然,表面上看故事波瀾不驚,但讀者依然能夠感受到人物心底的波濤洶涌。他們是基層部隊的軍官和士兵,現實和理想的矛盾構成了人物的性格和命運。古玉是小說的關鍵人物,他處在軍旅生涯的特殊時期:面臨轉業和落編競爭。雍城和肋巴灘是小說故事的基本場景,城與鄉、官與兵、公與私、榮譽與利益等元素在糾結中次第展開。

    肋巴灘是一個地名,也是一個基層連隊的駐地。王凱的小說大多發生在連隊,連隊是士兵生活的基本環境,具有標志性與代表性。有了肋巴灘,就有了新兵連,就有了軍營的根。這是王凱的敘事策略,也是王凱講述軍營故事的出發點和歸宿。有了這個根,就如同交響樂隊有了根音,無論樂章如何龐大華彩,樂曲都不會虛飄輕薄。真正鮮活、生動、感人的還得說是軍營的故事,是士兵的故事,這是生活對藝術的規約。

    王凱對小說與生活的關系理解得極為透徹。新兵劉寶平第一次出現就在肋巴灘的新兵連,他就像小說中一個“潛伏”的人物,不顯山露水。他是新兵連體能訓練墊底的人物,陰差陽錯又被分到了警衛連。這當然只是表面,劉寶平在小說中位置之所以重要,就在于他不僅是其他人物的重要參照,同時他個人性格的豐富性也極大地深化了小說的文學性。他表面木訥,有點兒“一根筋”,體能訓練成績不好,但他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劉寶平在一次訓練中投彈失誤,指揮訓練的連長古玉撲在劉寶平的身上救了他的命,以至于古玉至今身體里還有難以取出的鋼珠,一條腿不時感到又癢又痛。

    在肋巴灘的那些年里,劉寶平始終對古玉心懷感恩,永遠都用崇拜的眼光看著他。就像當年分兵時軍務股長說的那樣,劉寶平崇拜古玉。他希望像一顆衛星似地永遠圍繞著古玉這顆行星旋轉。盡管古玉不需要崇拜,但是,“從新兵連開始,劉寶平就喊他連長,一直叫到現在,即使他早已不再是連長了。他想起那年秋天,自己患重感冒高燒不退,劉寶平在醫院守了整整兩天兩夜,誰來換班他都不讓。他整夜都在不停地弄濕毛巾給古玉降溫,體溫終于下來時,劉寶平居然哭了起來。‘我又沒死,你哭個啥!’古玉記得自己這么訓過劉寶平,而他趕緊拿起手里的濕毛巾,手忙腳亂地擦去臉上的淚。”古玉曾經恨透了劉寶平,現在他忽然又不那么恨了。那么還是告訴他吧。打電話當然說得最清楚,可他一時間拿不準該以什么樣的口吻對劉寶平說話。他一直認為劉寶平是怕他的,此時這個連長卻像是怕起了劉寶平。當古玉有這種感覺時,便是與劉寶平徹底和解了。

    生活中多有意氣難平事,從日常生活、工作到戀愛,王凱在講述筆下人物的故事時,仿佛有點漫不經心,但每個人物、每個情節或細節,都與小說的主旨息息相關。這就是王凱的過人之處。一切都在設計之中,一切又都了無痕跡。除了古玉面臨生活的選擇,馬書南處長也同樣承受著現實的考驗。馬書南的“失態”或“發飆”,是人物性格所致,也是人物的魅力所在。馬書南的“爆炸”,是小說一直在蓄勢的結果,就像修筑工事一樣,王凱一直在張弛有度地構筑蓄勢待發的“當量”,到了水到渠成時,讀者想要的轉折便如期而至——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處,這就是王凱的小說。

    故事講到這里,一個抽象的與“星光”有關的問題浮出了水面——這是一個劉寶平曾問過古玉的問題。想要解答星光與星空的關系,除了需要智慧還需要有對生活、生命的透徹理解。古玉救過劉寶平的命,但劉寶平以他的實際行動守住了一個軍人的尊嚴,守住了古玉引以為驕傲的原則和榮譽,甚至重新喚醒了古玉的初心。馬書南、劉寶平、常寧寧和古玉一樣,他們是星光,但他們并非無所不能,就像世界上沒有完美無缺的人和事物,星光亦如是。星光璀璨,星空更浩渺。

    《星光》的小說結構令人拍案叫絕,但最精彩處還在結尾:看似愚鈍者卻有著最貼近大自然與生命本質的悟性。小說直面生命的難度,也折射出軍旅人生的厚重,既關乎個體生命的現實選擇,也牽系著信仰、尊嚴、崇高的精神存在。

    (作者為沈陽師范大學中國文化與文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