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軍歌之父”鄭律成:向著太陽歌唱的人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尹棟責任編輯:楊紅
    2021-08-15 07:29

    向著太陽歌唱的人

    ■尹 棟

    “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背負著民族的希望,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今年八一建軍節,我和老戰友們唱著這首鏗鏘有力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來到位于哈爾濱市道里區友誼路的人民音樂家鄭律成紀念館,以參觀學習的形式慶祝節日。

    30年前,我步入軍營學唱的第一首歌就是由鄭律成創作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在學唱歌曲中,我知道了鄭律成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朝鮮人民軍進行曲》的曲作者,被譽為“軍歌之父”。兩個國家的兩首軍隊進行曲,出自同一位作曲家之手,這在世界音樂史上也是罕見的。我也由此記住了鄭律成的名字。

    人民音樂家鄭律成紀念館是哈爾濱朝鮮民族藝術館建立的館中館,整體建筑風格古樸典雅。館內分“開篇”“動蕩年代”“延安歲月”“軍歌嘹亮”“友誼之旅”“根植祖國”“情系黑土”“時代歌者”八個展覽部分,全面展示了鄭律成62載的音樂人生。館內藏有鄭律成創作的曲譜手稿、收集的音樂書籍和資料,以及鄭律成生前使用過的物品等3000多件藏品。其中,《延安頌》手稿、鄭律成原聲磁帶、《朝鮮人民軍進行曲》手稿,以及2020年9月由鄭律成之女鄭小提女士捐贈的《八路軍進行曲》《八路軍軍歌》手稿等,均為紀念館的“鎮館之寶”。

    紀念館展廳設計別具匠心。置身館內,駐足凝望珍貴的照片和文字資料,觀看以鄭律成為主人公創作的電影《走向太陽》《青年鄭律成》等,以及許多同時代的人對鄭律成不平凡一生的回顧影像,聆聽鄭律成深沉高亢、充滿感情的歌聲,會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激情在胸中涌動。

    紀念館“軍歌嘹亮”展區的一面墻上,有句話格外醒目:“他是不戴軍銜的戰士,是戰士沖鋒的號角。”鄭律成在戰火硝煙中成長,是我國近現代繼聶耳、冼星海之后又一位杰出的作曲家、中國無產階級革命音樂事業的開拓者。1914年8月27日,鄭律成出生在朝鮮半島南部全羅南道光州一個農民家庭,原名鄭富恩。1910年,朝鮮半島淪為日本殖民地。鄭律成的父親是位愛國主義者,在其影響和支持下,鄭律成的三位哥哥參加了朝鮮和中國的民族解放運動。大哥和二哥均是中共黨員,并為革命獻出了寶貴生命。鄭律成19歲時跟隨三哥來到中國,進入當時朝鮮在華抗日團體開辦的“朝鮮革命軍事政治干部學校”學習。畢業后,鄭律成在南京鼓樓電話局做情報工作。為更好地掩護身份,組織上資助他去上海學習音樂,其音樂才華開始嶄露頭角。

    國破家亡的悲痛和中國的抗日烽火使鄭律成日趨成熟。他決心到延安尋找中國共產黨,尋找真理。在愛國人士李公樸的資助下,鄭律成背著小提琴和曼陀鈴奔赴延安。

    抵達延安后,鄭律成在陜北公學學習,后進入魯迅藝術學院。畢業后,他到抗日軍政大學政治部宣傳科擔任音樂指導。1939年,鄭律成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延安這片圣土上,鄭律成多年的生活、思想和藝術積累終于噴發。1938年至1940年,是鄭律成音樂創作的鼎盛時期,《延安頌》《延水謠》《寄語阿郎》《生產謠》《黎明曲》《草原曲》等眾多有影響的作品相繼問世。其中,最富代表性、最受歡迎的是《延安頌》和《延水謠》。

    延安時期,鄭律成創作最多的是威武雄壯的進行曲。在鄭律成看來,若不全心全意投入抗戰,不寫部隊、不用音樂來反映民族解放戰爭這一偉大歷史轉折,就會使音樂史留下一大空白。年輕的鄭律成,這一時期創作了《保衛大武漢》《十月革命進行曲》《百團大戰進行曲》等作品,其中最著名的是《八路軍大合唱》。這部不朽的作品,由《八路軍軍歌》《八路軍進行曲》《快樂的八路軍》等8首歌曲組成。《八路軍進行曲》流傳最廣,那淳樸簡練的語言、鏗鏘有力的節奏、莊嚴豪邁的曲調,生動刻畫了人民軍隊的形象,表現了人民軍隊一往無前、鐵流滾滾的戰斗作風和排山倒海的氣勢,如同進軍的號角,伴隨著人民軍隊的成長壯大和人民戰爭勝利的歷程。解放戰爭時期,《八路軍進行曲》改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1949年開國大典上,這首進行曲響徹天安門廣場。1988年7月25日,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簽署命令,正式將《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定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

    站在紀念館內,鄭律成一張在前線坑道里創作音樂的照片,讓我駐足許久。在這照片背面,鄭律成寫下這樣一句話:“聽著響得很近的機槍聲,把寫好的曲子自己哼一遍。”通過短暫的參觀,在我眼里,鄭律成是火一般熾熱的人,他的歌是火一般熾熱的歌。他創作的音樂如“狂飆一曲從天落”,旋卷了艱難困苦而又英勇卓絕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英雄年代。我們的戰士,高唱著“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沖鋒向前,滌蕩舊世界的污泥濁水,奮戰出光輝燦爛的新中國。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經中央批準,鄭律成和他的夫人、后來成為新中國第一位駐外女大使的丁雪松,離開延安遠赴朝鮮。1945年至1950年,鄭律成以旺盛的創作激情,為朝鮮軍民譜寫了《朝鮮人民軍進行曲》《圖們江》等10余部作品。他改寫了在延安時寫就、未及演出的《抗日騎兵隊》大合唱,在平壤等地演出。其中,《朝鮮人民軍進行曲》成為了朝鮮人民軍軍歌。朝鮮戰爭爆發后,這首激昂的《朝鮮人民軍進行曲》鼓舞著朝鮮人民軍將士與中國人民志愿軍并肩作戰。在前線炮火聲的伴奏下,鄭律成為朝鮮軍民和中國人民志愿軍創作了《共和國的旗幟迎風飄揚》《戰士的誓言》《中國人民志愿軍進行曲》等一大批鼓舞戰斗士氣的作品。

    1949年10月,我國與朝鮮建交。經周恩來總理批示并親筆致函金日成,鄭律成恢復了中國共產黨黨籍并加入中國國籍。

    說起哈爾濱,這座城市還真和鄭律成有著一段不解之緣。1953年,鄭律成調到中央歌舞團工作后,來到哈爾濱體驗生活。在這片廣袤的黑土地上,他深入城市、鄉村、林區,創作出《采伐歌》《小興安嶺頌》《幸福的農莊》大合唱等作品。如今,這些作品動人的旋律依然令人心潮澎湃。

    2009年4月,人民音樂家鄭律成紀念館在哈爾濱市籌備建館,同年7月開館。2020年,紀念館搬遷至現在的朝鮮民族藝術館館內。正如鄭律成夫人丁雪松所說,以建立紀念館的方式緬懷鄭律成,不僅是紀念一位人民音樂家,更重要的是讓人們銘記那段可歌可泣的血與火的歷史,銘記中國共產黨及她的優秀兒女們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英勇斗爭、前赴后繼、不怕犧牲的革命精神。如今,這座紀念館已經成為哈爾濱市的一張特色文化名片。

    “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軍歌的旋律早已深入到每個軍人的心中。它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漫步在紀念館內,我讀懂了鄭律成,他是一個向著太陽歌唱的人。他留下的寶貴音樂財富,仍將激勵著人們砥礪前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