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父親的三段難忘經歷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范西峰責任編輯:楊紅
    2021-08-15 07:22

    父親的三段難忘經歷

    ■范西峰

    我的老紅軍父親、開國將軍范忠祥,已經去世28年了,但時光的流逝并沒有沖淡我對他的思念。

    出身貧寒,不甘受剝削奴役,期望改變自己人生的強烈愿望,促使父親于1926年加入當地農民協會,參加農民運動,后任鄉蘇維埃土地委員兼赤衛隊隊長。1932年5月,父親又根據黨組織的指示,率領60多名赤衛隊員參加了賀龍同志領導的紅3軍,從此戎馬一生,把自己的畢生精力都獻給了革命事業。

    父親曾多次與我講過他參加革命后遇到的3段難忘經歷,以及這些經歷對他思想產生的影響。父親還自豪地對我說,他挺過來了,始終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心一意跟黨走,憑著堅定的理想信念戰勝了所有的艱難險阻。一直以來,每當回想起父親多次講過的這些經歷,我總會情不自禁地落淚。

    1932年5月,父親參加賀龍同志領導的紅3軍,一到部隊就被分到第8師第24團第11連。第二天,父親便隨部隊倉促投入戰斗,第一仗打蘆家口,第二仗打八子垴,第三仗打皂市,第四仗打京山的鴨子咀……一個星期連續打了七八仗。在這期間,全連陸陸續續犧牲了10多名戰友,負傷的就更多。這段難忘的經歷,父親生前多次對我講過。他說:“戰爭的殘酷讓人始料不及,生與死的抉擇是對每個紅軍戰士最嚴峻的考驗。”他認為,打仗就不能怕死,更不能當逃兵。

    父親在紅3軍和紅2軍團時期負傷10多次,其中3次負重傷幾乎是死里逃生。1934年2月,在湖南龍山縣茨巖塘戰斗中,父親左肩及背部神經被子彈打穿,造成左手終身殘疾。1935年8月下旬,也就是擔任團總支書記的父親接替余秋里任紅18團政委兩個月之后,在攻打敵人抬頭寨的戰斗中,胸部被手榴彈炸傷,有3塊小彈片無法在手術中取出,一直陪伴他走過了60多年的軍旅生涯。

    父親參加紅軍后,因工作積極,作戰勇敢,入伍2個多月就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之后,他先后任副班長、班長、排長、連長、師政治部宣傳隊長等職,并積極向黨組織靠攏,多次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

    然而,在他參加紅軍后的頭兩年間,黨內“左”傾機會主義路線占了上風,給紅軍官兵的思想造成極大的沖擊。這是父親講過的第二段難忘的經歷。

    其間,父親與許多基層干部戰士初心不改,將“一心一意跟黨走”的執著追求始終默默存于心中。1934年6月紅2、紅6軍團會合后,8月根據中央指示信和六屆五中全會精神,在任弼時、賀龍同志的領導下,恢復了黨團組織。同年9月,在紅9師政委廖漢生及另外一位同志靳加滔的共同介紹下,時任師政治部宣傳隊隊長的父親,作為恢復黨組織后第一批入黨積極分子,由共青團員正式轉為共產黨員。

    因戰爭年代負傷次數過多,父親晚年長期臥床。在病痛之中,他常回憶起那段經歷并對我說:“在那樣的形勢下,紅軍部隊為什么能夠生存下來并繼續在極端困難的形勢下堅持英勇斗爭呢?”父親談道,這是因為,一是廣大紅軍指戰員始終保持對黨的忠誠,堅信黨能夠克服困難,領導中國革命走向勝利;二是廣大指戰員始終保持對共產主義的堅定信仰和必勝信念。一些受了冤屈的同志,寧肯犧牲都不叛變,這是因為他們堅信自己為之奮斗的理想是最美好的;三是部分黨的領導干部和廣大基層官兵,對“左”傾錯誤進行了堅決抵制。特別是紅3軍主要領導賀龍,在許多問題上據理力爭,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損失。

    父親講的第三段難忘的經歷,是參加紅軍長征。

    開始長征時,父親剛剛傷愈歸隊,被任命為紅2軍團政治部地方工作部部長,主要負責行軍中的籌糧,掉隊人員、傷病員的收容以及占領敵人縣城后的群眾宣傳和擴紅等工作。1936年3月下旬,紅2、紅6軍團在滇東攻打敵人宣威城來賓鋪的戰斗中,部隊傷亡較重,紅軍第11團政委黃文榜、第12團團長鐘子廷等團領導犧牲。之后,父親臨危受命,到紅2軍團第4師第11團任政委。

    父親回憶,長征途中,除了時常與敵人打遭遇戰之外,最大的困難是自然環境惡劣,缺衣少糧。在翻越多座雪山時,有的戰士只穿著單衣。在空氣稀薄、海拔高度達4000多米的山上,有的戰士走著走著就凍僵了,之后再也爬不起來了。還有的戰士過草地時,部隊籌集到的糧食很少,每個人分到的青稞粉大多只能勉強吃三四天,途中僅靠挖野菜、撿樹皮等來充饑。

    “團里的干部戰士一天比一天少,有的陷進泥沼里就拉不上來了……”身為團政委的父親,每次講到這里,眼睛總是紅紅的。

    父親近70年的戎馬生涯,風風雨雨,跌宕起伏。父親之所以經常跟我講這些難忘的經歷,就是要告訴我們子女,新中國是無數革命先烈用鮮血和生命鑄就的,紅色政權來之不易,新中國來之不易,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

    作為一位老革命、老紅軍、老共產黨員,父親生前非常重視對子女的教育。我們兄弟姐妹從小到大,不管是上學,還是后來參軍、工作,只要回家,父親都會詳細詢問每個孩子的學習、工作、思想情況。在我參軍臨走時,父親還反復叮囑我,到部隊后一定要繼承和發揚老紅軍的光榮傳統,當兵就要當一個好兵。

    我懷念父親,因為他給我留下了極為寶貴的人格人品準則,即為人處事要忠誠老實,實事求是,有一是一,不說假話。

    我懷念父親,因為他教導我怎樣做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不僅要組織上加入,更要思想上加入,為官一任,盡職盡責,不貪不占,率先垂范。

    我懷念父親,因為在我的思想和靈魂深處,始終覺得父親并不曾走遠,他依然在我的身邊。正像他紅軍時期的老戰友楊秀山中將為他的回憶錄出版題詞中說的:“懷念范忠祥同志,戰爭年代不惜生命貴,和平年代視金如糞土。”這正是父親一生的真實寫照,值得我們子女始終牢記并遵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