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把忠誠鐫刻在天路上——記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二大隊大隊長楊富祥

    來源:新華社 作者:劉新、朱晨耕、賀永軍 發布:2021-08-13 09:59:5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

    把忠誠鐫刻在天路上

    ——記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二大隊大隊長楊富祥

    劉新、朱晨耕、賀永軍

    楊富祥為新兵進行戰術示范(7月28日攝)。新華社發(楊浩 攝)

    鐵軌,穿越戈壁、鹽湖、雪山,伸向天邊。

    大雪茫茫,一隊全副武裝、身著荒漠色迷彩服的武警官兵正艱難行進。

    楊富祥和戰友背著裝具,深一腳、淺一腳,不一會兒就成了“雪人”。

    “撲通!”一名戰士腳下踏空,沒入近兩米深的雪坑。戰友們伏在地上,合力把他拽了上來。此時,所有人都氣喘吁吁,嘴唇發紫……

    這條路,楊富祥走了整整15年,總巡邏里程3萬多公里。

    楊富祥今年39歲,是武警青海總隊執勤支隊執勤二大隊大隊長。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全線貫通時,他和戰友上了山,主要任務就是確保鐵路安全暢通。

    青藏鐵路全長1956公里,由西寧綿延到拉薩,其中格爾木至拉薩段海拔4000米以上路段達960公里,常年凍土路段超過500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高原線路里程最長、運行環境最為惡劣的高原凍土鐵路。

    楊富祥(前)和戰友在昆侖山隧道沿線巡邏(7月27日攝)。新華社發(楊浩 攝)

    2006年,楊富祥主動申請到三岔河特大橋巡邏中隊,擔任排長。此地的險惡,遠超他的想象:三岔河海拔約4050米,植被罕見,空氣含氧量僅有海平面的60%,就算是夏季,仍不時飄起大雪。

    楊富祥永遠忘不了他的第一次巡邏:才走幾步,就頭疼欲裂,心臟猛跳,腳下像踩了棉花。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緩不過神。

    楊富祥一夜無眠。

    第二天一早,他再次迷茫地踏上巡邏路。中途休息時,他正望著灰暗的天空發呆,一列火車從身旁鐵路駛過,司機鳴笛向官兵們致敬……

    “就在那個瞬間,我找到了自己的價值!”楊富祥回憶道。

    從此,楊富祥在這片荒涼之地扎下根來。他臉上有了“高原紅”,指甲也開始凹陷,卻時常說:“這才是高原軍人的標配。忠誠,就在于堅守!”

    楊富祥(前)和戰友在三岔河特大橋巡邏(7月27日攝)。新華社發(楊浩 攝)

    2009年,楊富祥和妻子張小紅步入婚姻殿堂。雖在一個省,但兩人相隔1200多公里,楊富祥任務重,見面都成了奢侈的事情。

    然而,命運卻捉弄著這位堅強的漢子。2010年9月,張小紅上班途中遭遇車禍,被汽車碾壓左腿。為保住生命,不得不接受截肢手術。

    在外執行任務的楊富祥立即請假往家趕。當他火急火燎地沖進醫院時,妻子還躺在病床上,憔悴得不成樣子。

    兩人哭得稀里嘩啦,他拉著張小紅的手說:“我虧欠你太多。”

    洗衣做飯、講笑話、陪著學習使用假肢……楊富祥想盡辦法減輕妻子的痛楚。

    眼看休假就要結束,楊富祥想請示續假,但又想到山上的執勤任務很重,同樣離不開他,手里的電話幾次拿起又放下。

    張小紅了解丈夫的心思。她堅定地對楊富祥說:“家里還有父母能照顧我。你安心回去吧,勤回來看看我就行。”

    那天,楊富祥的日記本上布滿淚痕,他寫道:舍小家為大家是高原軍人的本分。忠誠,就意味著奉獻!

    楊富祥回到了山上。

    2014年6月,昆侖山隧道北出口因暴雨發生嚴重山體滑坡。泥沙裹挾石塊將軌道掩埋了20余米,如果不及時處理,將嚴重影響整條青藏線的運行。

    下一班火車還有不到1小時進入隧道,來不及調動大型機械設備了。

    “跟我上!”楊富祥抄起鐵鍬,第一個沖進去。

    暴雨傾盆,海拔近5000米的隧道口,30余名官兵不顧寒冷缺氧和不斷滾落的碎石,肩扛手抬、打樁拉網,甚至直接用手刨,碎石割得手上全是口子。突然,一塊半人高的石頭從山上滾落,徑直奔向人群。楊富祥一個箭步,推開了路旁的戰士……

    “隊長!”一聲驚呼,所有人扭頭望向楊富祥:他右腿被石頭砸中,鮮血剎那滲透迷彩褲。看到大家停下,楊富祥急得直擺手:“別管我,抓緊干!”

    20多分鐘后,險情終于排除,楊富祥卻臉色煞白,癱坐在地上……

    楊富祥(前)進行刺殺訓練(7月28日攝)。新華社發(楊浩 攝)

    2020年,楊富祥帶領官兵巡邏時,遠遠發現幾頭野驢在鐵路附近游蕩。

    下班列車快要來了!他三步并作兩步沖上前,連哄帶趕,將野驢驅離了鐵路。

    楊富祥介紹,附近野牦牛、野驢等野生動物很多,受到驚嚇可能會沖撞鐵路護欄,如果它們撞破護欄和列車相撞,將會造成嚴重事故。

    長期在高原戰斗,楊富祥患上多種疾病,每天光藥就得吃一把。單位再次想給他調整崗位,他卻說:“我頂得住!”

    2017年,成為大隊長的楊富祥有了新目標:帶動更多人在這里扎根。

    為了增強官兵高原適應能力,楊富祥多次請教醫生,改造室內訓練館,協調建設軍營氧吧。每年開春,他帶著官兵翻土松地、栽種樹苗。他希望新戰士和這些樹一樣,在這里淬煉成長。

    在執勤二大隊,老兵都要給剛下連的新兵講天路上的故事,其中一半都與楊富祥有關。楊富祥帶著官兵在營區石頭上雕刻上“忠誠”二字,深情地說:“15年的高原生活使我懂得,忠誠更是一名高原軍人永遠無法割舍的情懷!”

    據統計,15年間,楊富祥帶領官兵排除各類險情100余次,守護15萬余趟列車安全通行,被評為“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所帶中隊被武警部隊評為“基層建設標兵中隊”。

    (新華社西寧8月12日電)

    責任編輯:楊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jenfurer.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