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延安文藝座談會:黨的文藝工作的里程碑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白濤 錢均鵬責任編輯:孫智英
    2021-08-14 21:50

    1942年5月,毛澤東親自主持召開了延安文藝座談會。毛澤東鮮明指出文藝要為最廣大的人民大眾服務,對后來黨的文藝政策的制定和文藝工作的健康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文藝工作者不能脫離群眾,關門提高。抗日戰爭時期,延安作為革命的圣地,吸引了成千上萬的熱血青年,他們沖破重重阻攔,從祖國四面八方奔向這里。其中包括大批滿懷革命理想和創作激情的學者、文學家、藝術家。如著名歷史學家范文瀾、哲學家艾思奇,文學家徐懋庸、田間、何其芳、艾青,藝術家呂驥、蔡若虹、馬可等。他們的到來給延安文化生活增添了新鮮活力。

    這些從城市來到根據地的文藝工作者,因不熟悉工農兵生活、不懂老百姓語言,與群眾的欣賞習慣有隔閡,創作的文藝作品不能完全滿足廣大群眾的需要。比如,當時的話劇除了排練上演曹禺的《雷雨》《日出》,還上演果戈理的《欽差大臣》、契訶夫的《蠢貨》、莫里哀的《偽君子》等,這種“大洋古”(指演大戲、洋戲、古戲)的藝術傾向,在喜歡唱信天游、跳大秧歌的陜北老百姓中遭到冷遇,老百姓聽不來,看不懂,也不買賬。

    延安文藝界忽視抗戰實際和脫離群眾實際的問題,引起黨內的極大關注。毛澤東對延安文藝界暴露出來的各種問題和現象深感憂慮,決心好好抓一下文藝界的問題。1942年,全黨開展了整風運動,同時也發動了文藝整風運動。這一年的春天,毛澤東與文藝界接觸最多,他通過個別約見談話和寫信征求延安文藝界人士的意見等方式,做了大量的調查研究工作。通過廣泛的交談,毛澤東弄清了文藝界的問題,在1942年4月10日中央書記處工作會議上,正式提議并獲準通過關于召開文藝座談會的決定。毛澤東和凱豐以請柬的方式邀請文藝家們來開會,平等對話,充分討論,顯示了領袖對文藝工作者的重視和尊重。

    座談會先后于5月2日、16日和23日召開了三次大會和多次分組會議。大家圍繞毛澤東提出的文藝工作者的立場、態度、工作對象、工作和學習等重要問題,各抒己見,討論熱烈,辯論激烈。

    “為什么人”的問題是文藝工作的根本問題。1942年5月2日午后,延安文藝座談會在楊家嶺中共中央辦公廳召開。在不足120平方米的會議室里,大家靜靜聆聽毛澤東題為“引言”的講話。他的開場白簡短、幽默:“我們要戰勝敵人,首先要依靠手里拿槍的軍隊,但是僅僅有這種軍隊是不夠的,我們還要有文化的軍隊。這是團結自己、戰勝敵人必不可少的一支軍隊。”充分肯定了文藝的戰斗作用。他指出,召開座談會的目的是研究文藝工作和一般革命工作的關系,求得革命文藝的正確發展,求得革命文藝對其他革命工作的更好的協助,借以打倒我們民族的敵人,完成民族解放的任務。

    開會頭一天,大家圍繞文藝工作者的立場、態度等問題激烈爭論,不少與會者意見相左,爭論不休,會場氣氛活躍,甚至還出現了一些過激言辭,說明當時文藝界對一些問題的認識分歧很大,要想讓文藝工作者真正認識到黨的文藝工作的正確立場、觀點和政策并不那么簡單。

    5月23日下午,最后一次大會,氣氛更加熱烈。晚飯后,由毛澤東作結論。由于人數增加,會址改在中央辦公廳小樓外的院子里。在氤氳的煤氣燈下,毛澤東手拿提綱,用他那特有的湖南腔做了題為“結論”的演講,他說:同志們!我們這個會在一個月開了三次。大家為了追求真理,進行了熱烈的爭論,有黨的和非黨的同志幾十個人講了話,把問題展開了,并且具體化了。我認為這是對整個文學藝術運動很有益處的。

    毛澤東把問題歸結為一個“為什么人”和“如何為”的問題。他指出:“為什么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的問題,原則的問題”。人民生活是一切文學藝術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一切革命的文學家藝術家只有聯系群眾,表現群眾,把自己當作群眾的忠實的代言人,他們的工作才有意義。只有代表群眾才能教育群眾,只有做群眾的學生才能做群眾的先生。”毛澤東的講話,充分闡述了文藝源與流的關系、普及與提高的關系、文藝與政治的關系、文藝批評的政治標準與藝術標準的關系,也批評了一些錯誤思想。這是毛澤東第一次這樣公開集中地闡發自己的文藝思想、打開了延安文藝的新局面,也為廣大文藝工作者開辟了文藝創作的新天地。

    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毛澤東的講話從根本上解決了文藝領域的一系列重大問題,提出了一條無產階級文藝路線,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文藝理論。講話發表后,文藝工作者掀起了學習講話的高潮,他們深刻檢查剖析自己的思想,提出“到農村、到工廠、到部隊中去,成為群眾的一分子”的口號并身體力行,從而創作了一大批標志延安文藝繁榮的代表性作品:有大家熟悉的《白毛女》《兄妹開荒》《逼上梁山》《王貴與李香香》等。這些文藝作品,在當時就深受人民群眾的喜愛,直到今天也是我們記憶中的紅色經典,成為一個時代人民文藝成就的標志與象征。

    人民是創作的源頭活水,只有扎根人民,創作才能獲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文藝家們只有深入群眾,深入生活,投入火熱的革命斗爭,在豐富多彩的現實生活中搜集素材、獲得靈感,才能擁有充沛的激情、生動的筆觸、感人的形象,創作出藝術性、人民性相融合,思想性、觀賞性相統一的、為廣大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的優秀文藝作品。文藝事業是黨和人民的重要事業,文藝戰線是黨和人民的重要戰線。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文藝作品就能永葆青春,永放光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