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崗拉山口有個“群老兵”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毛圣豪  李國濤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8-12 09:10

    崗拉山口有個“群老兵”

    ■毛圣豪 中國國防報特約記者 李國濤

    “‘群老兵’,有幾天不見了,忙些啥呢?”7月20日,一位身著迷彩服的藏族老人出現在西藏山南軍分區某邊防連門口,指導員索朗次仁笑著上前迎接。

    “我到山口轉了轉,順道拍了些照片,你看有用不?”被稱為“群老兵”的藏族老人遞過手機,索朗次仁連聲感謝。

    “群老兵”本名次仁群培,其實并沒有當過兵,可他對部隊一往情深:連隊鋪水泥路、官兵砌堡坎,他聽說后比自家的事還上心,還隔三差五跑到連隊溫室幫忙翻土鋤草施肥……幾十年過去了,連隊官兵換了一茬又一茬,他卻始終“常駐”,一來二去,大家都稱呼他為“群老兵”。

    連隊執勤任務重,最遠的巡邏目的地在68公里外的海拔4998米的崗拉山口,往返一次需要4天3夜。30年前,次仁群培就跟著官兵踏上了巡邏路。山高路險,馬是主要的交通運輸工具。連隊軍馬數量有限,次仁群培便主動擔負起為部隊征集馬匹的任務。村民的馬平時都放養在高山峽谷,為了找到合適的馬匹,次仁群培常常翻山越嶺、風餐露宿。有一次,他到民久瑪村征馬,硬是奔波了48公里,在大霧彌漫的山谷中找尋了5天,湊齊馬匹后才下山。

    征馬不易,巡邏遇險更是家常便飯。有一次,次仁群培頂風冒雨前往崗拉山口巡查時,路遇山體滑坡,一股泥石流傾瀉而下,次仁群培躲閃不及,連人帶馬被沖下崖壁,所幸被公路的擋墻攔住,才避免墜入深淵。不久后,受傷的左腿剛剛痊愈,他又出現在巡邏隊伍中。還有一次,官兵巡邏前,次仁群培提前去探路,在距離連隊30公里的地方發現一座木橋被水沖毀,橋下水流湍急,而繞道至少要多花半天時間。次仁群培趕忙找來工具,忙活了幾天將橋修好,確保巡邏官兵按時到點到位。

    30年雪域巡邊,次仁群培早把自己當成連隊的一分子。去年7月,一次巡邏前,索朗次仁送給他2套迷彩服,可把他樂壞了,立即回家換上,還興奮地展示給小兒子平措看。穿上迷彩服的次仁群培,腰桿更直了,也更喜歡官兵稱他為“群老兵”。每一次巡邏前,他都高聲回答“到”,還真有“兵味”!

    沐浴發展春風,邊防巡邏道路逐步升級改造。如今,巡邏車可以直接開到崗拉山山腳,巡邏時間縮短到2天1夜。不久后,白拉山隧道即將竣工,巡邏所需時間會再減1天。次仁群培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戍邊條件改善了,但“群老兵”依然閑不下來,一有空便去各個山口走走看看。他說:“多虧了共產黨和金珠瑪米,我們的日子越過越好,好日子要大家守護,我將繼續走下去,一直到走不動為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