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安義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利用AI技術重現烈士音容笑貌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楊 柳 喻 坤  郭冬明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1-08-10 10:06

    江西省安義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利用AI技術重現烈士音容笑貌

    為烈士畫像,送烈士“回家”

    ■楊 柳 喻 坤 中國國防報記者 郭冬明

    “哥,我來看你了……”盛夏時節,英雄城江西南昌驕陽似火。安義縣烈士陵園內,周愛珍抱著哥哥周小寧的畫像跪在墓前,無數回憶涌上心頭,泣不成聲。

    1979年2月17日,年僅20歲的周小寧在邊境作戰中光榮犧牲,家里只存有一張他入伍前的照片,還是多人合照。照片上那張并不清晰的臉龐,是年幼的周愛珍對哥哥唯一的記憶。不幸的是,那張照片也不慎被損毀。

    凝視畫像,跨越42年時空,周愛珍心中哥哥的模樣又清晰起來。

    “在安義縣,與周小寧烈士情況相同的烈士共有66位。他們在風華正茂的年齡壯烈犧牲,卻因種種原因沒有留下任何影像資料。”安義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局長宋千宴說,為彌補烈屬心中的缺憾,他們組織開展了“為烈士畫像,送烈士‘回家’”活動。該局攜手縣人武部,組織人員輾轉11個鄉鎮,奔波數百公里,查閱上千份資料,遍訪烈屬以及烈士的戰友、朋友。

    他們請來南昌職業學院的兩位專業老師,以搜集的資料作為參考,并綜合多人的描述,為13位烈士畫了像。同時,該局還聯系上海一家動漫公司,采用AI技術提升畫像還原效果。

    記者見到該公司的畫師楊浩文時,他正在根據袁覺蒼烈士的孫子袁朝霖的描述勾勒烈士肖像輪廓。一支畫筆、一臺電腦,根據烈屬的描述及大量資料的補充說明,楊浩文在電腦上一遍又一遍地修正調整,袁覺蒼烈士的相貌逐漸呈現。

    “像,真像!據我奶奶說,我大伯最像爺爺了,現在這張畫像就很像我大伯。”初稿一出,袁朝霖激動地說。

    聽說熊西江烈士的畫像已成稿,記者趕到烈士的弟弟熊邦慧家。當畫像送到已82歲高齡的熊邦慧手中時,這位因病已無法正常說話的老人“嗚嗚”地哭了起來。“我老伴肯定不相信,這輩子還能再見到哥哥,太謝謝你們了!”熊邦慧的妻子捧著畫像,動情地說。

    歷史川流不息,精神代代相傳。

    “烈屬手捧畫像,像捧著珍寶一般,這項活動組織得太有意義、有溫度了!”跟隨記者一同前來的縣人武部文職參謀謝翔在筆記本上鄭重地寫下:“正是因為一代代共產黨人的犧牲奉獻,才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作為軍隊文職人員,我們要高擎先烈的精神火炬,踏著烈士的足跡奮勇前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