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全網最火的抗洪神器操盤手,他來了!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邢晉 發布:2021-08-13 11:19:3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抗洪神器,來了!”在解放軍報客戶端、中國軍網抖音號等平臺發布后,瞬間燃爆全網,首日點擊量超億次,評論萬余條。

    網友們都很好奇,抗洪神器為什么如此神力,于危難之際力挽狂瀾;什么樣的駕駛員才能配得上 “頂級裝備”,化身超級英雄解救人民群眾于水火之中?

    帶著網友們的關心關切,記者近日走訪了鄭州聯勤保障中心某汽車團,為您揭秘這支英雄部隊,帶您領略抗洪神器“操盤手”的新時代軍士風采。

    這段視頻拍攝于7月28日的衛輝城區,坐在“抗洪神器”上踏浪前行,記者不由得錄制了一段視頻,畫面中清晰可見的車速變慢,水花漸小。回頭翻看,才發現在1點鐘方向出現了一艘地方救援隊的皮筏艇,當時月黑風高已近凌晨,夜幕下的衛輝還有一米多深的城市內澇,救援隊員猶如一葉扁舟在洪水中踽踽獨行風雨飄搖,張高舉處于皮筏艇左后方位緩速行駛,這樣的車速持續了近二十分鐘,一直送到皮筏艇駛離涉水區域。

    善良是雷霆萬鈞的出手相救,更是純真溫厚的默默成全。

    前照燈播撒在滔滔洪波之上,照亮了救援隊員前行的道路,也點亮了受災群眾心中的熒熒燭火。微光一束,通透出的是愛民情懷,輝映出的是人性光輝,看似無意,卻最令人暖心。

    張高舉身高192cm,魁梧挺拔,劍眉星目,黝黑的肌膚,微揚的嘴角,眼中寫滿了一名老兵的嚴謹與自信。

    張高舉說:“來衛輝的那天,暴雨不斷敲打著車窗,高速路兩旁的村莊、莊稼、工廠都被淹了,我看到有一個母親在及腰深的洪水里跋涉,左手抱著孩子,頭上頂著行李……我哭了,眼淚不停地往下流,控制不住。”

    當救災車隊駛入城區,當地民眾向他們豎起大拇指、揮手致意,他會在車中舉起右手,以軍禮回應。搶險救災,是一份殊榮,更是一份責任,他和戰友們曾在請戰書上摁下深深的手印,要求到最危險的地方去,到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一如他車前懸掛著“重裝勁旅來了”的鮮紅條幅,老百姓看到了 “有我在”的希望,感受到了“一起走”的溫暖和踏實。

    聯勤保障部隊擔負遂行保障任務,當洪魔來襲,人民有難,保障隊也是戰斗隊,他們利用專業裝備,高效率地執行受災群眾的搜救與轉移任務。

    7月25日,當車隊抵達衛輝翡翠城時,路兩旁已站滿了亟待轉移的當地居民,張高舉爬上七層、九層、十七層,一次次地背起老人、小孩、殘障群眾。用于轉移的歐曼運輸車箱板有1.4米高,由于水位較深,上車都是抬上去、抱上去,年輕一點的受災群眾,他們就用腿做臺階協助上車。

    下車時,張高舉192cm的身高又發揮了大作用,對于行動不便的老人,他把自己的肩膀當成老人的凳子,老人坐穩以后,他再蹲下來或跪下來讓他們的腳安全著地,其他戰友會接力攙扶下來。

    就這樣一趟趟地接,一車車地送,從傍晚六點到凌晨一點,上到96歲的老奶奶,下至襁褓中的小嬰兒,轉移安置受災群眾近600人。

    那一晚,轉運群眾說了無數感謝的話,張高舉也回答了無數次“應該的”。所有擔當和作為,犧牲和奉獻都被凝結成了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樸素又動人。

    參與救援的7小時里,他沒喝過一口水,沒吃過一點東西,沒去過一次衛生間。原本帶著老傷的左腳,由于長時間負重,傷情有所惡化。回到宿營地已近凌晨三點,他背著領導和戰友,悄悄吃了止疼藥。那晚,他睡得很香很沉,腳踝隱隱作痛,眉頭卻從未有過的舒展。

    張高舉的車,是整個車隊的開路先鋒,就像他自己一樣,從入伍以來一直站在隊列之首。

    在執行保障任務中,只要經過高水位路段,作為頭車的他都會毫不猶豫跳入洪水中勘察路況、排查險情,為車隊尋找最安全的行駛路線。

    由于水位不斷上漲,“重裝神器”被調往受災區執行遂行保障、轉移群眾等任務。他如虎添翼,每天出車十余次,最大涉水深度近兩米,憑借精良的駕駛技術和科學的預判能力,圓滿完成了各項任務。

    “關鍵時刻沖得上去、危難關頭豁得出來”,這份堅定和自信源于他從軍十六載的艱辛歷練,以苦為樂的默默堅守,也源于無數奮進足音敲擊出的,一份響當當的成績單。

    入伍第3年,張高舉成為全軍第一支重裝備運輸分隊的首批駕駛員。第一次看到倒運坦克的重裝車時,所有人都傻了眼,這個大家伙超高、超寬、超長,沒有駕駛標準可言,沒有駕駛經驗可循,沒有駕駛教案可借鑒。

    “那時候‘打方向’都是在怠速的情況下,完全憑力氣,一天下來手火辣辣地疼,第二天一手血泡,后面的訓練是在血泡破了又好,好了又破的狀態下進行的。”

    2009年重裝運輸分隊如期形成戰斗力,張高舉憑借過硬的綜合素質順利通過考核,并圓滿完成了重裝備公路遠程投送能力檢驗評估任務。


    重型裝備運輸車屬于半掛車輛,38噸超大體積,反向倒車,對操作人員要求高,訓練成本大。為了培養更多更優秀的重裝駕駛員,他編寫教案20余份,參與制定崗位培訓標準,參與編寫并出版了《重裝備運輸分隊課目訓練使用手冊》。

    在教學實踐中張高舉發現,運輸車在倒車時受視線影響經常會發生“假鎖”狀態,方向極難控制,車輛磨損嚴重,尤其人員頻繁穿插訓練場地提醒,存在很大安全隱患。

    他根據訓練中的難點痛點狠下功夫,苦熬百余天,研制出了“倒車鎖止提示裝置”。現在,新訓人員可以坐在車里“聽音辨位”確定倒車狀態,大大節約了訓練時間,提升了訓練效益。

    入伍第7年,部隊開赴雪域高原執行演練任務,抵達格爾木后需要部分同志乘坐“無直接供氧”列車進行人體機能測試。代理排長張高舉帶著“黨員突擊隊”的紅袖標,第一個站了出來:“我報名,我‘海拔’高,平時吸的氧氣就少,早就適應了。” 在張高舉的帶領下,又有7名同志主動選擇留下。

    格爾木海拔3600米左右,那時他已感到胸悶,像有一張濕紙巾敷在鼻子上呼吸困難,繼續向更高海拔進發會是什么后果,誰都不敢想象。

    列車在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停留了兩個小時,很多戰友的體溫都上升到38℃以上,惡心、嘔吐、頭痛欲裂,輕輕一動就天旋地轉,醫護人員拿著人體機能登記表逐個記錄身體情況。面對個別戰友的急躁情緒,張高舉連著幾個深呼吸穩住心神:“咱們這是為了給部隊行動提供第一手資料,有了我們的數據,就可以保證更多‘兄弟’的平安。”戰友們相互鼓勁加油,終于撐過了十幾個小時的漫長“無氧”之旅。

    入伍第11年,張高舉作為收尾車夜間翻越西藏山南地區的“亞堆扎拉山”,承擔技術保障任務。下山坡陡,地基松軟,一輛運輸車深陷在壓塌的山路里,前橋嚴重變形。為了不影響第二天的倒運任務,張高舉主動請纓駕駛受損車輛,為避免出現機械故障,受損車僅能以3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低速行駛,且需要兩小時停車一次關閉軸間差速鎖。當他次日清晨抵達兵站,大部隊已做好前出準備即將再次出發,張高舉沒有任何遲疑,緊緊跟上隊伍,兩天一夜30多個小時,晝夜不息行駛在藏區崎嶇的山路上。當翻山越嶺安全抵達拉薩,他腿上的掐痕與他的信念一樣,愈發鮮紅。

    凡事以理想為因,實行為果。從軍16載,他3上高原,3進戈壁,10余次完成閱兵保障、奧運安保、裝備倒運等任務;他兩次榮立個人三等功,兩次榮獲優秀共產黨員、6次榮獲紅旗車駕駛員標兵稱號;他還曾獲得全軍優秀士官人才獎,是所在單位的身高“天花板”和專業排頭兵。

    他不善言辭,卻總在細節之處觸動人心;他默默無聞,卻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如果不是抗洪神器的全網熱捧,我們永遠不會走進這顆火熱的心靈,也終將錯過一位新時代軍士的青春風采。

    “冀以塵霧之微補益山海,螢燭末光增輝日月”,強軍路上沒有局外人,現代戰爭沒有旁觀者。信息化條件下,每個崗位都是戰斗力鏈條上的“關鍵一環”,一磚一瓦、一兵一卒都能集腋成裘,聚沙成塔。張高舉是一名普通而平凡的汽車兵,也是建設現代化人民軍隊的擔當者、奮進者。從戰位出發,從點滴做起,以微光點亮微光,以熱血致敬山河,愿我們能在新時代的強軍征程上相遇,攜手同行浩蕩成歌!

    責任編輯:于雅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jenfurer.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