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心理咨詢師李萍妹:搭建心靈的“彩虹之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桑立新 孫鵬凱 賴文湧責任編輯:楊紅
    2021-08-15 07:40

    搭建心靈的“彩虹之橋”

    ■桑立新 孫鵬凱 解放軍報記者 賴文湧

    李萍妹在某旅野外駐訓點對心理骨干進行業務培訓。王浩權攝

    悶熱的鷺島,一場夏雨帶來久違的清涼。心理咨詢師李萍妹在外“漂泊”40余天后,終于回到這個浪漫的城市。

    辦公室的行李還沒顧上收拾,李萍妹就風塵仆仆地趕來,跟記者聊起這些年“趕場”為官兵提供心理服務的故事。

    2012年至2016年間,她連續4年到某工程基地,幫帶培訓了500多名心理骨干。2018年,她前往西北大漠為演訓官兵提供心理服務,沙塵暴來時只能捂著厚厚的防風圍脖回答戰士們的問題。去年11月,她走訪了西藏日喀則軍分區的各個邊防哨所,同步開辦心理骨干培訓班,25天講了40多堂心理課。期間,她的迷彩服口袋里一直放著一瓶藥,有高原反應時就含服幾粒,癥狀緩解后繼續工作。

    今年已經過去的200多天里,李萍妹也幾乎都在“趕場”:走邊防、進深山、上海島、到演訓一線,心理服務的足跡遍布百余個單位。由于長期在戶外開展工作,她的皮膚顯得有些黝黑。

    “她今年在單位的時間加起來不超過30天,但心理服務工作只有走出去,才能使更多官兵受益。”療養中心心理科主任吳張鵬說。

    李萍妹原本是某醫院內科的護士長,2007年開始在醫院心理咨詢室擔任心理咨詢師,經常受邀到基層部隊為官兵提供心理服務。2012年,李萍妹被調入陸軍某特勤療養中心心理科。從事心理服務工作后,李萍妹發現,有機會主動上門咨詢的人并不多。

    “想懂兵,就要融入士兵。”在療養中心領導的支持下,李萍妹和心理科的同事們定期走進基層部隊,為官兵講授心理知識,提供心理咨詢服務。

    一次,李萍妹到某部開展心理服務時,一名剛調整到指導員崗位的干部找她傾訴:“我感覺自己不適合做管理工作,壓力很大,經常睡不著覺……”

    通過進一步交流,李萍妹得知這位戰友是獨生子,父母對其期望很高。尤其是母親,凡事都要求他拿第一。他對自己的要求也很高,做任何事情都追求完美。李萍妹認為,這位戰友的焦慮心理主要源于不合理的自我認知。于是,她運用認知療法糾正這位戰友“凡事必須十全十美”“我一定要得到所有人認可”等不合理認知,并引導他進行積極的自我暗示。一個多月后,這位戰友逐漸放下心理包袱,工作也得心應手起來。

    在李萍妹看來,化解心理問題需要用真心、動真情。她總說:“既然大家信任我,愿意對我敞開心扉,我就得對他們負責。”

    戰士廖華清是李萍妹在2014年結識的一名特戰女兵。在戰友們眼中,正能量、陽光、活潑是廖華清的代名詞,很少有人知道她也曾陷入內心陰霾。

    廖華清從小與奶奶相依為命,奶奶去世后,她一時間無法接受,遲遲不能從悲傷中走出來。當時,適逢李萍妹在旅里代職。廖華清得知李萍妹是一名心理專家,便主動找她傾訴。李萍妹像大姐姐一樣耐心開導她,經常與她談心聊天。如親人般的溫暖,讓廖華清找到久違的安全感,逐漸恢復自信和活力。廖華清說:“對我而言,李萍妹不僅是恩師,更是我的親人。”

    在心理服務過程中,李萍妹堅持直達基層、直面官兵。每到一支部隊,她都要把每個營連轉一遍,每個點位走一圈。

    兩個月前,李萍妹剛為高原邊防一線官兵做完心理服務,就輾轉趕到浙西腹地第73集團軍某防空旅的野外駐訓場。由于沒有足夠大的室內場地,李萍妹就在戶外為官兵授課輔導,手臂被太陽曬得起了紅疹子。盡管酷暑難耐,但在她的課上,鮮有戰士走神打瞌睡,大家都打開心扉,踴躍互動。

    在該旅開展心理服務的最后一天,旅領導得知李萍妹馬上要奔赴下一支部隊,建議她下午好好休息,相對偏遠的某營可以由單位的心理骨干進行心理服務。李萍妹卻婉拒道:“既然決定去了,還是不要輕易改變計劃,那些需要咨詢的官兵如果沒等到我,該有多失落。”

    那天,該營官兵聽課非常認真,發言也很積極。授課答疑環節,天空下起毛毛細雨,授課依然井然有序地進行著。李萍妹回答完戰友們的問題后,天空恰巧放晴,天邊出現了一道彩虹。那場景,讓李萍妹至今難忘。她覺得與戰友們之間的心靈之橋,就像天上的彩虹一樣動人。

    每次到基層開展心理服務,“加班加專場”是李萍妹的工作常態。咨詢的人太多,她就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陪伴、開導官兵。時間實在不允許時,她還讓有需要的官兵留下聯系方式,之后單獨聯系他們進行心理疏導……

    近年來,邀請李萍妹進行心理服務的單位越來越多。

    “既然受歡迎,就更要拿出專業的態度和水準,真正把心理服務工作做到官兵心里去。”李萍妹說,心理服務不僅是和戰友們談談心、聊聊天,還需要專業的心理工作方法。這些年,她利用業余時間閱讀了大量心理學專業書籍,報名參加了多個心理培訓班,通過不斷學習最新的心理學理論知識,提升自己的心理服務水平。

    據粗略統計,這些年李萍妹累計下部隊近700次,聽課官兵達20余萬人次,心理骨干培訓課有近9000人參與,幫帶專職、兼職心理專業人員30余名,常態利用微信、電話和強軍網心理值班平臺與需要幫助的官兵進行心靈溝通。

    “我有時候會想,自己可能就是為部隊心理服務工作而生的吧!”李萍妹說:“工作這些年,最驕傲的是官兵喜歡聽我的課,說我是懂他們的人。我會保持對心理服務工作的熱愛,全力以赴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