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焦裕祿的孫女”這個身份,是一份榮光,更是一種鞭策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焦力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1-08-09 08:56

    △ 焦力進行專業訓練。 申冬冬攝

    身后的力量

    ■焦力

    入伍8年,“焦裕祿的孫女”這個身份,對我而言,是一份榮光,更是一種鞭策。

    從剛入伍時起,我就要求自己在工作訓練中不能落后于人。新訓時,3公里跑步是我最難過的關。因膝蓋有點舊傷,每次跑步我都要忍受膝蓋的陣陣刺痛。第一次3公里測試時,我用了20分鐘才跑完全程。休息時,我有些沮喪,忍不住問自己:“我是不是真的不行?”但緊接著,我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我的腦海里出現了爺爺當年和蘭考人民一起與風斗、與沙斗、與水斗的身影,讓我頓覺“撥開云霧見天日”——跟爺爺相比,我遇到的這點坎兒算什么呢?初入軍營、初遇困難,我就給自己套上一個“我不行”的繭嗎?

    爺爺年少時多磨難,在舊社會里嘗盡辛酸苦楚。人民當家做主后,爺爺終于迎來了新生,也迎來了干事創業的更為廣闊的天地。在蘭考的土地上,爺爺一直以飽滿的熱情和昂揚的革命精神同內澇、鹽堿、風沙斗爭,卻很少顧及自己因肝癌而異常疼痛的身體。為治理“三害”,爺爺在任蘭考縣委書記470天的日子里,跑了120多個大隊,行程2500多公里,帶領群眾栽種泡桐、翻淤治堿,“拼了老命也要大干一場”。臨終前,爺爺惦念的還是黨交給他的任務,還是蘭考的父老鄉親和土地。“把我運回蘭考,埋在沙堆上。活著我沒有治好沙丘,死了也要看著你們把沙丘治好!”這是爺爺的臨終遺言。

    那么艱苦的環境,那樣艱巨的任務,爺爺都沒有退縮,眼下還有什么是我不能克服的呢?為了增強體能,我每天雷打不動跑兩個3公里。有時沖得太猛,跑到終點我會大吐一場,但心里是滿滿的成就感和自豪感。新訓結束時,我憑借優異的訓練成績,被團里評為“十佳新兵”,也是當年獲得這項榮譽的唯一女兵。

    爺爺在工作上抓得緊,在子女教育上也不放松。在他看來,黨員干部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對子女更要嚴格要求。爺爺過世后,奶奶延續了爺爺的作風,婉拒組織上的幫助,獨自含辛茹苦撫育6個子女。奶奶一如既往告誡孩子們:“不要給組織提要求、添麻煩,凡事靠自己!”

    當兵第3年,我參加大學生士兵提干考試,雖然我爭分奪秒邊訓練邊學習,但最終還是以6分之差與軍校失之交臂。汗水和艱辛都伴隨這次失敗化作酸楚的淚。那段時間,我的姑姑焦守軍常打電話給我,用她當兵的經歷勉勵我。

    新兵下連時,姑姑放棄留機關工作的機會,主動要求前往大山坳的某通信站。1976年,領導找她談話,決定提拔她,但姑姑始終牢記父母叮囑,不提要求、不要照顧,拒絕了這次機會。姑姑曾兩上前線,肩負繁重的通信保障任務。在坑道通信樞紐部,姑姑有時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都不離崗一步,經她手發的電報有十幾萬組,份份及時、準確。在我心里,姑姑就像是一塊守護大堤的基石,上面鐫刻著作為戰士的責任與義務。

    “焦力,總有一段路,你是會一邊失落一邊走完的。但我們都必須得在一次又一次的落寞中奔赴前方。你一定要面對困難不害怕,面對陌生不膽怯,面對失敗不氣餒!”聽著姑姑溫柔而又堅定的話語,我重整旗鼓,再戰“軍考”。次年,我取得了集團軍女大學生提干考試第一名的好成績。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從“三尺機臺作戰場”的話務員,到如今“颯爽英姿傲然立”的駐香港部隊儀仗女兵,這一路走來,我所克服的每一個困難的背后,都有一種力量讓我抖擻精神——那力量有爺爺留給我的“寶藏”,也有姑姑給予我的信念!

    (《解放軍報》2021年8月8日第五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天天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