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gyco"><button id="igyco"></button></sup>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strong>
    <strong id="igyco"><object id="igyco"></object></strong>
  • 搜索 解放軍報

    美俄軍控談判舉步維艱

    來源:中國國防報 作者:王冠蘭 宋雪菲 發布:2021-08-05 00:51:1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美國國家核安全管理局人員正在維護核武器

    美俄首腦峰會展開對話

    6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瑞士日內瓦的拉格蘭奇別墅舉行拜登就任后首次美俄峰會,這也是自2018年以來的首次美俄峰會。峰會共進行4個半小時,會談中,美俄兩國元首同意恢復互派大使,并對兩國間限制核武器問題展開對話,以新條約代替目前兩國間僅存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

    根據美俄日內瓦峰會達成的共識,美俄戰略穩定對話于7月28日在日內瓦舉行。美國務院副國務卿溫迪·舍曼和俄外交部副部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各自率領本國跨部門代表團參加此次對話。對話結束后,美國務院稱,在日內瓦展開的這次磋商沒有任何突破,不過達成此類談判所能取得的最低積極成果:雙方一致決定,在拜登和普京認可的情況下再次舉行會談。

    美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賴斯稱,下次戰略穩定對話將于9月底舉行,屆時,雙方外交官員希望根據不同領域問題組成數個工作小組。胡佛研究所學者羅斯·高特莫勒表示,這些工作小組可能分別以導彈防御系統、高超音速導彈和新條約等為主題。2009年至2010年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談判期間,高特莫勒曾擔任美方首席談判代表。美國務院和國防部在對話結束后的第二天向北約盟友通報美俄對話情況,普賴斯稱此次對話“專業且務實”。

    里亞布科夫在對話結束當天對記者表示,對話是在務實且有建設性的氛圍下進行的。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稱,召開此類會議本身就是“相當積極的信號”。不過,俄駐美大使阿納托利·安東諾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強調,莫斯科愿意討論任何武器——核武器和非核武器,條件是這種討論不能是單向的,也就是說,俄羅斯只愿按照“讓步換讓步”的原則進行對話。

    實質性對話或將艱難

    客觀來說,受諸多復雜因素影響,盡管雙方對未來的戰略穩定對話和形成新的核軍控條約態度積極,但在現實因素影響下,過程恐將十分艱難。

    一方面,美俄雙邊關系緊張,信任嚴重缺失。美俄兩國存在諸多問題,如烏克蘭問題、美國指責俄羅斯干涉大選等,或將持續影響后續對話的展開。7月27日,拜登在白宮發表演講,指責俄羅斯試圖干涉美國中期選舉,并稱“面臨諸多麻煩的普京變得越來越危險,因為普京手中只有核武器和石油,他缺乏更多手段來解決國內外的棘手難題”。分析人士認為,在雙方對話剛開始時,營造友好氛圍并不難,但當對話進入實質性階段后,缺乏相互信任、現實問題復雜交錯等因素會使得對話的推進和共識的達成變得困難。

    另一方面,雙方在戰略穩定對話中的側重點和利益訴求不同。美俄后續的戰略穩定對話不僅將討論核軍控問題,還將涉及反導系統、高超音速武器、網絡戰、信息戰和太空戰等新領域。美俄兩國對這些議題持不同看法,存在不同的戰略利益。另外,議題的增加也使得分歧增多,各個議題相互影響下,達成共識的難度也隨之提高。

    為此,有美國學者指出,美俄兩國目前重點應放在如何管控分歧方面,即使雙方在核軍控領域達成共識,如果不能有效管控分歧,兩國之間仍將保持敵對狀態。

    美方說得多做得少

    作為世界上核武器數量最多、核技術水平最高,投送手段最先進的國家,美國應當在世界核軍控方面承擔更多責任,主動作出讓步,為徹底銷毀核武器作出應有貢獻。然而,美國在這方面“口號喊得比誰都響,事情做得比誰都少”,常常試圖借助核軍控議題削弱其他國家的核力量,借此打破戰略平衡,維持美國優勢地位。

    奧巴馬任總統期間,曾呼吁建立“一個沒有核武器的世界”,并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諷刺的是,美國防部當年公布的數據顯示,奧巴馬任期內削減的核武器數量是1980年以來美國歷任總統中最少的,且奧巴馬在任期內還批準研究新型戰術核武器。特朗普任總統期間,退出《中導條約》《開放天空條約》,并拒絕延期《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

    拜登就任后,盡管同意延期《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并表示反對惡性核軍備競賽,強調淡化核武器作用,但美國很可能不會大幅削減核彈頭和投送工具數量。

    美國國內甚至有學者建議拜登政府,在與俄羅斯進行核軍控談判的同時,繼續推進核武器現代化,進一步提升核武器質量,爭取在談判中獲得更多主動權。拜登任期內很可能像奧巴馬時期那樣,一面舉起核軍控的道義大旗,催促其他國家削減核武器數量,一面對自己的核武庫進行提質升級,并不推動實質性削減。

    此外,同美國具有“特殊關系”的英國,在今年3月發布的報告《競爭時代的國防》中,提出增加英國“三叉戟”潛射彈道導彈彈頭數量,從現在的180枚增至260枚,增幅超過40%,此舉加強了西方國家的核力量,削弱戰略平衡,無益于戰略穩定。

    7月28日,美俄高級外交官在瑞士日內瓦舉行拜登就任后兩國間首次戰略穩定對話。雙方就軍備控制和其他戰略問題進行會談,未取得突破性進展。對話期間,雙方就9月底舉行下一輪高級別會談達成共識。在核軍控體系受到沖擊、美俄雙邊軍控體系幾乎崩塌、兩國關系跌入冰點的情況下,雙方戰略穩定對話有其積極意義,但雙方軍控談判以及核軍控體系的修復面臨諸多難題和挑戰。

    責任編輯:倪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jenfurer.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天天淫色